零零看书 > 齐欢 > 第三百一十章 选择

第三百一十章 选择

安义侯愣在那里,他做梦也没想过宋成暄会在他面前说这些话。

前事过眼云烟,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提。

我与徐家依婚约行事,她不负我,我不负她。

若你今日骗我或日后生二心……

在他听来每一个字都如同惊雷。

死者已矣,魏王府血流成河,他却转头在朝堂上接了平叛之功,当年的种种宋成暄真的都不再问了吗?

而且,他竟然提起了当年的婚约,他要娶清欢。

安义侯知道自己应该立即说些什么,可他空张了张嘴,震惊和诧异让他脑海之中一片空白。

这怎么可能。

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。

答应还是不答应。

好半天,安义侯才哑着嗓子道:“宋大人是说我答应将清欢嫁给你,你才……”

“无论徐家答不答应依照婚约行事,那件事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提。”宋成暄的声音低沉而平静,让人听不出喜怒。

“为什么?”安义侯不明白,“我……”宋成暄的意思是,他要娶欢儿,不是要徐家赎罪。

安义侯不知该说些什么,他明知不该有迟疑,宋成暄都可以不再计较前尘往事,当年的婚约又是两家定好的,若说公平只该有魏王府厌弃他们的份儿……他该答应的,而且宋成暄说出既往不咎的话,也是表出了他的诚心。

“此战过后,我会让宋家长辈前来求亲,”宋成暄道,“那时侯爷想必已经有了答案。”

宋成暄说完话转身从屋子里离开,丢下了那还没平复心情的安义侯。

徐清欢看到宋成暄走出来,目光相对,只觉得他的神情比往日更加平静,所有的波澜都被那双眼睛抚平,没有多做停留他就向自己的军帐中走去。

徐青安方才听到里面传来响动,就要去查看情形,却在这时被妹妹拦下,宋成暄在危难时救过他们父子性命,应该不会对父亲不利,想及这里徐青安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等到宋成暄离开,徐青安急忙走进去看父亲。

安义侯果然好端端地躺在那里,徐青安刚要松口气,却瞄到了旁边的桌案,那结实的坚固的榉木桌子竟然裂开一个偌大的缝隙。

徐青安睁大了眼睛:“父亲,这是那宋大人做的?他……他要干什么?我们安义侯府也不是好欺负的。

小爷我在京中惹过那么多事,现在还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,妹妹……”

说着他将徐清欢挡在身后,想必妹妹是一时糊涂,难不成他还想要什么补偿,一个大男人皮糙肉厚那么小气做什么。

安义侯仿佛没有听到儿子的说话,整个人仍旧沉浸在震惊之中。

“父亲,”徐清欢低声道,“他都说了些什么?”宋成暄和父亲说话时,她拉着哥哥走开了些。

安义侯望着女儿,半晌发散的目光人聚合起来:“他说既往不咎,当年的事他不会再提了。

还问我,是否答应将你嫁给他。”

前一句话徐青安没听明白,后面那句话……让他忍不住吞咽一下:“当然不答应,父亲,我们当然不能答应了。”

徐清欢转头看向哥哥:“哥哥,你先出去一下,在外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,”然后她与安义侯对视,“父亲,我想听宋大人方才对您说的原话。”

……

薛沉负手站在沙盘旁,公子再度出征表面上看已经胜券在握,其实彻底击垮倭人,围剿脱逃的倭寇也是一场苦战,而且他担忧公子有伤在身。

可能是因为在徐家这桩事上他有诸多疑虑,时时刻刻都想着要阻拦公子,公子出征时他对徐大小姐也有防备,不曾礼待于她,所以公子回来之后,他明显感觉到公子与他有了些许的隔阂。

薛沉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“军师,公子来了。”赵统进门禀告。

薛沉立即抬起眼睛,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丝欣喜,忙抬脚迎了出去。

宋成暄大步走了进来,此时他穿着一身常服,看起来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仿佛多了几分坚毅的神情。

薛沉的心一沉,每次公子露出这样的神态都是有重要的事要对他说,而且这件事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。

难不成是关于徐大小姐?

宋成暄坐下来,见薛沉一直站在那里,开口道:“军师坐吧。”

薛沉这才点了点头。

宋成暄目光落在沙盘上:“军师辛苦,现在还在推演战术。”

“公子冲锋陷阵在前,我们能做的也只是这些,”薛沉说道这里话锋一转,“公子疲累多日,却还未休息……”

声音中已经透出几分担忧。

薛沉接着道:“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交代我去做吗?”

宋成暄看向薛沉:“只有一件事,我经过了深思熟虑已经有了结论,希望军师能够信我。”

这句话说出来已经有了分量,薛沉不敢轻怠,立即道:“自从决心跟随公子,就拿定主意,会尽心竭力为公子筹谋,若见公子有失误时,必定直言劝谏,可……一旦公子心意已决,我也必当遵从。”

宋成暄颔首道:“我已经与安义侯约定,从今往后不会再提起当年的事,泉州从上到下都不要再提及安义侯种种,更不要怠慢安义侯府的人。”

果然如他所料,薛沉只觉得喉咙如火炙,不提起当年的事,自然就不能再对安义侯府有怨言。

如果他们一直如此,他日徐大小姐真的嫁入泉州,必然会有人生轻慢之心,公子是在为将来迎娶徐大小姐做安排吗?

薛沉静静地等着公子说后面的话,既然公子做了这样的决定,想必安义侯府定然付出了足够的代价。

“就这些,”宋成暄起身,“军师不要太操劳,也早些休息。”

薛沉瞪大了眼睛:“公子,您是不是……还有别的没交代……徐大小姐……”

宋成暄默立片刻:“这次战事结束之后,我会请宋家长辈上门提亲,成与不成与今日我和你说的话无关。”

www.00ks.com

难不成公子做了这么多,还要问徐家愿不愿意嫁女。

薛沉不禁道:“若徐家不答应呢?”

宋成暄望着窗外,一阵风吹来带走了些许他身上滚烫的温度,眼前浮起她那双清澈的眼眸:“那就罢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