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零看书 > 齐欢 > 第二百一十章 做主

第二百一十章 做主

谢远背后假山石林立,旁边的翠竹在风中随风摇晃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似是有什么东西快速穿梭了过去,又仿佛什么都没有。

谢远皱起眉头警觉地将信函揣回怀中,然后整理好身上的长袍离开了花园,可能是方才起了疑心,谢远的脚步就快了些,身子闪过月亮门,不想正好与个丫鬟撞在一起。

丫鬟吓了一跳“啊”地一声,手里捧着的药汁尽数洒在了谢远身上。

滚烫的汤倾覆下来,立即湿透了谢远的衣衫。

“二爷。”丫鬟怔愣了一瞬,立即回过神拿着帕子就要擦拭那些药汁。

“还擦做什么,快……快……将二爷的衣衫脱下来。”

走在后面的管事妈妈正好看到这一幕,慌忙开口。

谢远已经感觉到了灼热的疼痛,衣衫被浸透,紧紧地贴在他的皮肉上,他就算扯拽着,也并不能得到舒缓,还好那药汁虽然热却不是滚烫的,否则他哪里还能忍得住。

片刻的慌乱过后,谢远想起了怀中的那封信函,他立即伸手入怀,将信函拿出来查看。

信函一半已经被打湿了,谢远只觉得心中一紧,只想找个僻静的所在,看看其中的东西到底有没有因此损坏,正寻路要走,方才闯祸的丫鬟已经哭起来:“这可怎么办,二爷……您有没有烫到。”

谢远心中焦急,口气也显得十分生硬:“用不着你们侍奉,我自己去换衣衫。”

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一个声音传来,谢远扭过头看到了简王妃。

丫鬟立即跪下求饶:“王妃,都是奴婢不小心,将给王妃的药洒在了谢二爷身上。”

简王妃听得这话立即变了脸:“都还愣着做什么?快去给远哥换衣服。”

几个下人立即围了上去。

谢远想要推辞却已经走不脱,让人护着到了旁边的屋子里,下人七手八脚将他身上的衣袍脱下,只见里面的皮肉已经发红,还好没有烫出水泡。

“都出去吧,”谢远道,“我没有伤到,用不着处置。”

下人应了一声鱼贯退了出去。

屋子里没有了旁人,谢远这才将手中的信函打开,上面的字迹已经被水冲刷的模糊,但是依稀还能够辨认。

谢远看着这几个字发呆,一直拿着这信函,等到上面的水渍干了些,这才折好又放回怀中,整理好身上的衣衫,抬脚走了出去。

谢远离开了屋子半晌,才有一个人推开拔步床下的木板,从里面爬了出来。

那人正小心翼翼拍打着身上的灰尘,门口传来脚步声,那人想要再寻地方躲藏,却显然已经来不及了,帘子掀开,外面的人径直跨了进来。

那人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,可当看清来人之后松了口气,毕恭毕敬地行礼:“江妈妈。”

江妈妈走上前:“看到了没有?”

那人道:“看到了。”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在江妈妈耳边说了一遍。

江妈妈点了点头,吩咐道:“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,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。”说完挥了挥手人,让那人退下。

江妈妈走出屋子,一路去了花园里,花园的亭子后,有一处小书房,江妈妈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。

八仙桌旁坐着一男一女,其中一个看到江妈妈立即站起身,另外一个抬起了头,竟是简王妃。

“怎么样?”男子迫不及待地问起来。

江妈妈行了礼:“看清楚了,二爷怀里真的藏了一封信。”

简王妃神情微变:“写了什么?”

江妈妈又看了看那男子,不禁有些迟疑。

那男子道:“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能让我知晓,我谢云既然能站在这里,就已经做好了准备。”

简王妃向江妈妈点了点头。

江妈妈这才道:“只有四个字。

有变,速来。”

谢云听到这话,身体微微一抖,目光中不知是什么神情。

简王妃松了口气,面色不知是悲是喜,挥挥手让江妈妈退下,还好不是最坏的结果:“仔细听起来,这其中也不像有什么大事,也许不是侄媳妇的笔迹,你不要着急,明日我再www.00ks.org仔细问问远哥。”

谢云惊诧地看着简王妃:“姑姑,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此事,甚至没有禀告高堂,直接来到京里找您,就是觉得您能够为我做主,如今证据确凿,您却轻描淡写地揭了过去,我只问您一句话,您私底下会不会给王爷的兄弟写信,会不会悄悄变卖王府的田产。”

简王妃神情一僵。

谢云惨笑一声:“我知道,我是旁支的子弟,远远比不上您的嫡亲谢远,我就不该来这里自取其辱,我真是糊涂,一直以为我们夫妻感情甚笃,将家中一切都交与她打理,没想到她早就与我离心,先是将家里库中的字画和摆件换成了赝品,然后又变卖田产,要不是家中闹了老鼠磕坏了字画,我拿去修补,还被蒙在鼓里。

我发现之后,并没有闹到长辈面前,我想过,只要她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也许我还会原谅她,而她却宁可服毒自尽,也不肯说出实情。

人已经死了,我不想坏了她的名声,这么多年的夫妻……”

谢云说不下去,眼泪从脸颊上滑落,他好不容易才压制住喉头的哽咽:“更何况我们身下还有两个孩子,我也要为孩子们着想,于是……就准备将她入葬了,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谢远来了。

开始我以为这是巧合,谢远来常州办事正巧碰上了这桩事,后来谢远不依不饶要查出她的死因,甚至想要将她的死怪在我身上,然后以查案为借口四处寻找线索,翻看她留下的东西,我才有了警觉……我悄悄地拿了她身边的妈妈审问,才知道,就在我拿着库中的字画去修补那日,她匆忙写了封信让人送去徽州,她这分明是在向外求助。

我查问的紧,她知道无法再拖延时间,这才走了绝路,到死她都在保护谢远,我和孩子在她心中到底算什么?”

简王妃静静地听着,然后叹了口气:“不是我包庇谢远,这是大事,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就压下这样的罪名,远哥他……”

谢云脸上是讥诮的神情:“谢远还要考取功名,将来谢家还要靠他光耀门庭,我们旁支到底是嫡亲族人的垫脚石。”